Schrödinger's Earthworm

關於部落格
化學不是科目,而是一種多元開放的人生態度。
  • 1139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備審資料自傳---成長經歷與化學啟蒙

 我的名字叫做高文瀚,1989年出生於台北市。從我的名字就可以看出,我生長在一個人文氣息極濃的家庭,父母都任教於中文領域,但卻從不對我的興趣加以干涉,反而鼓勵我要找到最適合自己的路。在國小二年級時,我隨著父母搬家到南投縣的埔里鎮,也轉到當地的小學讀書,雖然換環境讓年幼的我有些許不適應,但是日子久了也就漸漸學會和各式各樣的人相處。

  小學五年級時,我碰上了台灣的百年天災――「九二一大地震」,埔里鎮滿目瘡痍,父親任教的國立暨南大學的校舍也需要評估並整修,再加上顧及學生們的安全,擔任學務長的父親和李家同校長決定暫借台大校舍上課,我也隨著父母回到了台北,回到了小學一年級時讀書的學校,寄讀一個學期。

  那是我人生中的轉捩點。在埔里的小學,沒什麼競爭壓力,我也沒什麼準備考試的動力,不過光靠平常上課的印象,考試成績大多也在五名上下。回到台北後,第一次月考排名竟然落到全班二十幾,才發現兩地同學程度的差異竟是如此之大。靠著兩個月的努力,期末考時終於進步到第六名,於是我帶著「城鄉差距」的震撼回到埔里。

  回到埔里的第一個月,我仍有著台北的競爭壓力,第一次月考就考了第一名,這讓我深深地體會到環境對於人的影響,也讓我立下決心,一定要走出去,絕不能讓自己埋沒在這裡!

  於是,小學生涯的最後兩年,我努力讀書,立志考上台中的私立國中,最後考上了台中縣的明道中學。

  由於路程遙遠,國、高中六年我都住在學校裡,只有週末才回家。宿舍的生活,讓我漸漸學會獨立自主與自我管理。雖然國一時成績在只有全校三百多名,但是隨著不斷向同學請益,改善自己的讀書方法,因此平均每學期總能進步五十名。最後以全校三十六名的成績直升明道高中。

  在國二時的理化課,我對化學的興趣就已經萌芽了,不但學習速度較同學為快,平常考試也都有近乎滿分的成績,因此讓我對自己的化學能力建立了信心。更重要的是,認識化學之後,我發現多采多姿的物質世界居然都是由結構相似的原子組成的,我漸漸可以憑著理論了解這個世界的物質,甚至製造物質,這是當時化學能吸引我的最主要理由。

  雖然我對化學有著高度的興趣,但是家中沒有親戚有類似的理工背景可以請益,因此我的化學知識、概念大都建立自科普書籍。好在父母都在大學任教,家中早已藏書頗豐,當然也很願意大量地購買科普書籍給我研讀。因此我在國中時期就已經接觸到了高中化學的內容,箇中的奇妙更讓我確信化學是我未來的志向。尤其是霍夫曼教授(Roald Hoffmann)所寫的《迴蕩化學兩極間》(The same and not the same),其中一幅立方烷(cubane)的合成路徑圖,更是激起我對有機化學的強烈興趣。

  國中即將畢業時,我為了直升明道高中或是以考試進入台中一中的問題而掙扎不已。當時明道高中剛成立數理資優班,且有一系列的課外科學能力培養的計畫,因此我便以考取數理資優班為努力目標,最後憑著較高的理化成績得以進入資優班。果然,資優班的培訓計畫並沒有讓大家失望,從一年級開始安排了許多演講,並且將全班分為物理、化學、數學、生物四組,在週六時分組上課。一般高中生學化學的最大弱點,就是實驗做得不夠多,因此我們化學組週六的課程,就全都花在實驗室裡了。四學期下來,不但提早做了與高中課程相關的實驗,老師更讓我們練習全國實驗競賽、遠哲科學競賽的化學實驗題,最後甚至讓我們嘗試了幾個台大化學的普化實驗!雖然許多實驗內容都必須先花時間研讀理論和計算方式,但也因此讓的基礎知識更為紮實。

  何其有幸,我有一個嚴格的化學老師,高一時我的實驗報告被抓出許多錯誤,每次都只能得到七、八十分,但隨著自己對實驗日漸熟悉,我的實驗報告也慢慢變得正統,定量的精確度也漸漸提高了。我化學實驗的基本能力以及熟練度,都是在明道中學的化學組培訓出來的,對我而言,化學組的學習,是我高中三年中,最快樂也最有收穫的時光。

  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